Posted on

几年前,福建省政协副主席杜源生找到一张旧发票,日期是1995年3月15日,地址写着“建华新村8—401”

几年前,福建省政协副主席杜源生找到一张旧发票,日期是1995年3月15日,地址写着“建华新村8—401”
几年前,福建省政协副主席杜源生找到一张旧发票,日期是1995年3月15日,地址写着“建华新村8—401”。当他拿给朋友陈承茂看时,陈承茂非常激动,回想起这张发票的来历。1995年3月,习近平、彭丽媛交付电视机修理费的发票。(图源:《习近平在福州》)1995年,担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住在单位公房里。有一天,他打开电视,发现电视机不显像了,于是让秘书陈承茂请电视台的技术人员来维修,还特地嘱咐一定要照价付费。很快,电视机修好了。陈承茂问对方“要付多少钱”,当时在电视台工作的杜源生说,修理公房电视是不收费的。乍一听,好像也没啥问题,可当陈承茂把这事如实向习近平报告后,却挨了顿剋,习近平说:“不行,我家的电视坏了,修理费当然由我来付。”习近平批评陈承茂办事不认真,让他第二天去把钱交了。口说无凭,习近平还叮嘱要把发票开回来,写上妻子彭丽媛的名字。一共50元修理费,从习近平月工资里扣掉。陈承茂感慨道:“这个维修费用在当时不算低,可他却态度坚决,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。”公是公,私是私,习近平自从政之初就分得清清楚楚。习近平在办公室地图前谋划正定的发展。(图源:《让群众过上好日子——习近平正定足迹》)在河北正定工作时,有一次国庆放假,习近平晚上回到县委,看见正在值班的工作人员,他掏出钱想请大家吃顿饭。一名办公室干事拿着这钱出去买菜,哪知回来一瞧,值班人员早已准备好了不少饭菜。这名干事没想太多,就要把钱直接退给习近平。值班人员也解释说:“习书记,今天晚饭的钱由办公室卖报纸的钱来开支,就不用您个人破费了。”哪知,习近平听后很严肃地答道:“个人吃喝怎么能用公款报账?即使是卖报纸的钱,也是大伙的,也不能随便用。”这顿饭的开销,最后由习近平个人掏腰包。那些卖报纸的钱,从哪里来,又规规矩矩地退回了哪里。后来,习近平从正定南下,前往福建任职。他在沿海特区厦门干了3年,又被调往“老、少、边、岛、穷”的宁德任地委书记。穷地方盼新官,为迎接习近平的到来,宁德新进了两辆进口小车,其中一辆打算给习近平坐。这个安排本来入情入理,却被习近平一口谢绝。“车辆还是用老书记退下来的小车,连原司机一起转过来就行了。”他说,“我们是贫困地区,不要摆阔气、讲排场,还是过紧日子好。”在“建在山坡上”的宁德地委行署大院里,习近平工作、生活了两年。尽管有专车,但每次彭丽媛来探望,都是自己坐班车或搭便车。1989年5月,习近平与彭丽媛在圆明园。(图源:《习近平在宁德》)有一回,彭丽媛到宁德探亲,打算返程时,正巧遇上习近平的一位同事也打算回福州。习近平问同事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“回去都什么人坐你的车?”当听到只有同事两口子时,习近平才问道:“彭丽媛要回去了,顺路搭你那个车好不好?”“我心想,他作为地委书记,爱人难得过来探望他,他派自己的车专门接送一下,再正常不过了。可他却没有,从不占公家一点便宜。他这种以身作则的作风让我很敬佩。”多年后,这位同事回忆道。主政宁德期间,习近平曾说,“我们共产党人的权力无论大小,都是人民给的,也只能受命于人民,为人民谋利益。”为制约和监督权力使用,习近平专门牵头制定《关于地委、行署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若干规定》,其中一条便是“不准公车私用”。作风问题有的看起来似乎不大,几顿饭、几杯酒、几张卡,但都涉及公私界限,都与公款、公权有关系。习近平说,公款姓公,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;公权为民,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。文、配音/静玄编辑/钟祺制图/少鹏资料来源/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《习近平在正定》、《习近平在福州》等来源:“学习小组”微信公众号责编:张青津、庄鹏泽